南通水产价格联盟

语文教学呼唤“整本书阅读”,如何操作才能抓住语文学习的根

乐读书斋 2019-11-13 07:01:49

 

● 一个爱书的人,他必定不至于缺少一个忠实的朋友,一个良好的老师,一个可爱的伴侣,一个温情的安慰者。——伊萨克·巴罗




整本书阅读

在语文学习中,学生阅读质量的不尽人意,已经到了令人痛心的地步。为了回归语文学习的本质,提高学生阅读质量,国家政策、课程研发、考试测评等多层面都在呼吁学生多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如今“阅读整本书”的势头在语文界风起云涌地进行着。

——《 中华读书报 》


闲论“整本书阅读”


郗晓波/文

  前两天有一熟识的语文老师发一短信,几句寒暄之后说,“下一步语文教学就是加大整本书的阅读。”我已经从“淡出语文江湖”过渡至“退出语文江湖”了,虽然我依然经常写点小文章挂在博客上,但这些文章基本都与语文教学没有关系,故而对语文江湖的各种风云变幻,各路英雄豪杰都颇为生疏了,不明白所谓“加大整本书的阅读”具体指的是什么。窃以为,课外似乎不存在加不加大整本书阅读的问题,学生在课外是读整本书,抑或读半本书,抑或是读一个片段,抑或不读书,压根也不在语文老师的控制范围内。那意思就是说语文教学要在课堂“加大整本书的阅读”了。所以,我回一短信说:“学生阅读一则作文材料都切不中脉搏,阅读整本书有点拔苗的味道。”


  我是很赞成“整本书阅读”的,有文为证。2015年我写过一篇博文,题目即《完完整整地读书,读完完整整的书》(后附),也是有感于学生碎片化阅读,更认识到整本书阅读的重要性。整本书阅读能带来什么好处?简单地说,你读得越多,理解力越好;理解力越好,就越喜欢读,就读得越多。你读得越多,你就知道的越多;你知道的越多,你在日后的任何工作中都会轻松胜任。所谓智力,就是阅读能力;因为阅读能力的核心就是理解能力。比尔•盖茨之所以雄踞世界首富13年之久,与他小学四年级通读《大英百科全书》不无关系。比尔•盖茨的智力超群,而智力的核心是思维,整本书阅读是开拓思维极为重要的条件。

  据说,英国常举办一种有关阅读的考试,考试结束后便会宣布有多少人“不能阅读”。什么是“不能阅读”呢?这与不识字的不能阅读不一样,它的意思是说,当我们给他一本书或一篇文章时,他看过之后,却弄不太明白这本书或这篇文章说了点儿什么意思。这就叫“不能阅读”。我们学生的阅读能力很有退化趋势,不用说阅读整本书了,你给他一篇文章或一段材料看,很多学生看过之后弄不清楚这篇文章或这则材料说什么意思。2015年高考实用类文本阅读《朱东润传》节选的一段,因为题型有了一些变化,很多考生弄不明白了,2014年实用类文本全省均分13.5分,2015年成了7.85分。甚至作文的材料没有在立意上明示(仅暗示不行),很多考生就难以从材料里提炼出“符合题意”的观点来,跑题者多多。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很赞成台湾教授李家同的观点,由于缺乏整本书的阅读,所以,“学生的文化刺激太少。大量阅读就是文化刺激的最大的来源,文化刺激对脑部的思考与活化非常重要。”我们的学生学习的时间虽然越来越长,但博览群书的时间几乎都被做题挤占了,尤其是弱势家庭的学生,从根本上就缺乏接触大量文化刺激的机会,结果形成两点影响:一是普通常识不足,一问三不知。在做题、写作文时知识捉襟见肘,因为语文没有什么不与普通生活常识以及个人的人生经验相联系的。在高中学习明显后劲不足。二是缺乏自己的认识,对任何问题都没有自己的看法。思想做不成肉包子,没法让学生直接吃成有思想的人;书读得多了,才会慢慢增长自己的见识。学生越是学习困难,也就是他在学习中遇到的障碍越多,他就越应当多阅读,多读整本书;但事实正好相反。


  整本书阅读很重要,但要想在课堂上进行整本书阅读,就觉得不但不容易,甚至就不现实。当然,现实中也有第一个吃螃蟹者,印象中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有所名校(记不清具体学校名称了),课改的风头最强劲,曾有过经典名著教材化的革命壮举,初一学习《水浒传》,初二学习《红楼梦》……但也如鲁迅先生所言“终不知后事如何”,估摸不太行得通。语文教材对经典作品一般都是从整本书中摘选精彩片段,编入教材。教学以由点及面的方法,引导学生窥见整本书的艺术特点和思想内涵。譬如《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林黛玉进贾府》等。即便是长篇文章,也是节选其中一部分编为课文,譬如《寡人之于国也》《逍遥游》等。高中旧版教材曾选有《阿Q正传》,小说共分九章,我曾一堂课解读一章;如果以《红楼梦》作为教材,那有100回,一堂课解读一回,差不多够学习一年了。即便是课堂解读这些名著,也需要学生先在课外预读,否则,45分钟只能读读课文。如果课堂上语文老师不细读,不揣摩文字,仅仅让学生浮光掠影地看一遍,那其实什么收获也没有。

  ……



附录旧文:


完完整整地读书

读完完整整的书

  

  读台湾王财贵教授一篇演讲稿,有个故事颇受启发—— 


  美国的同学非常的好学,他看到中国人就很高兴:“啊,你从中国来,我听说中国有一本书叫《易经》,《易经》是很有名,《易经》讲些什么?你是中国人,最好是告诉我了!”这个学生说些什么?“I am sorry,我也没有读过……”。“那你们中国有一本《老子》……?”“I am sorry,我也没有读过……”,“你们是礼仪之帮,你们《礼记》讲些什么?”“I am sorry,我没有读过……”,“你们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诗经美在哪里?”,“I am sorry,我不知道……”,“你们是历史的民族,你们第一本书叫《春秋》,有《左传》,再有《史记》也很有名,什么叫《春秋》《左传》,关公为什么要看《春秋》我不知道,《离骚》文学价值很高,那个作者还要去跳河,请问他为什么要去跳河?”“我不知道……”,“《世说新语》不知道宋明礼学家为什么要辨论?”,“不知道……”,“那么你们有一本书叫作《唐诗三百首》……”,“噢,我读过两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王教授感慨地说:这叫做文化的侏儒,没有长大的心灵。


  我感慨的是,这些书我们确确实实在应该读书的学生时代,都没有完整地读过。我生不逢时,上学恰逢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的命,没有读过可以理解;但再后来的70后、80后……读过《周易》吗?读过《老子》吗?读过《礼记》吗?……读过的学生肯定有,但肯定寥寥无几,绝大部分学生都是听过而没有读过,这正应了那句对名著的定义,即“人人都知道但人人都没有读过”。


  我们甚至可以追问自己:中学期间,完完整整读过一本书吗?事实上很多学生连四部古典名著也没有完整地读过,我们的学生常常一年到头也没有读过一本完整的书。一个连一本书都读不完的学生,怎么能进行系统性思考问题呢?一本书的成型需要作者的全局思考和编辑的精心整理。写作的过程就是一种逻辑的体现,没有人愿意买一本逻辑混乱的书籍。看完一本书,就是一次锻炼大脑的机会。每一次完整阅读,则会让自己的大脑形成逻辑感,渐渐内化到自己的认知中。

  但我们学生时代的阅读,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没有必要的次序,没有适当的均衡,逮住什么读什么。且所学的语文课本皆为一篇一篇的文章,缺少必要的知识序列。稍稍有点逻辑性的论说文,皆是切割成语录似的片段,如帕斯卡尔的《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弗洛姆的《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等。在这一方面超出了理解的范围,在那一方面又缺少必要的基础,知识结构比较混乱,到了后来,知识结构奇形怪状,走向社会则补缮不及,难免有捉襟见肘之窘迫。

数理化这些学科,都有完整的知识结构,能形成学科的思维方式与思维能力。走向社会后,即使知识忘记了,但完整学习这门学科的思维方式与思维能力不会忘记,会显示出其作用来。但我们语文教育以课文教育为主,一篇一篇的文章组织起一本教材,不管编写教材的专家学者如何精挑细选,如何煞费苦心,其综合性的特点,导致其没有像数理化那么有明显的循序渐进。虽然也有阶段性,但不可能截然分割,无法像数理化那样找出一条必不可少的学习序列来。


  因为没有建立起完整的知识结构,学生大量记忆碎片化的“知识”,造成对人类本身的认识,以及客观世界的认识常常是零乱的,机械的,片面的,所以,形不成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故而,中学许多理科高才生,写一篇800字的议论文,常常思路混乱,自相矛盾,言不达意,感觉其脑袋里一盆浆糊。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大量读书,没有大量读过完整的书,故而形不成严密的逻辑思维。


  现代教育研究证明,任何碎片化的知识,必须被理性梳理并建构起系统化的秩序,才能显示出知识的力量。否则不但不能够给人带来任何的帮助,还会成为大脑沉重的负担,使人成为“两脚书橱”。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必须建构属于自己的逻辑思维体系,这需要不断地阅读完完整整的书才能做到。


  提倡学生:完完整整地读书,读完完整整的书。


1

END

1


内容来源|一枝客的空间、郗晓波老师博客;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推荐阅读

Recommended reading



彭懿:绘本的“七步阅读法”

为什么读了那么多育儿书,还是教不好孩子?

三山五岳,你知道是哪三山哪五岳吗?

【重温四大名著《西游记》】第19集—醉大战黄风怪(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19

投笔从戎的故事 | 听故事,学成语No.63









乐读书,读书乐,书乐读。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南通水产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