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水产价格联盟

又是一年春草绿,来一口小时候的味道

品味慈溪 2019-10-18 13:18:28

文/品味慈溪 小猫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万能青年旅店 

春节那几天天气突然转暖,二十几度的气温,一下子以为春天真的来了,期待着桃花盛开。只因,每到桃花盛开时,慈溪的泥螺开始长成,“铁”吐而尽,体内无泥肉质鲜嫩,此时出产的泥螺也叫“桃花泥螺”,是泥螺中的上品,其中以龙山所产黄泥螺最为鲜美。

然而没过几天,气温便开始降下来,这几天的天气又回到了年前的状态,但对食物的念想一旦种下,就只剩回忆和期待了。

泥螺在慈溪话里又叫“吐铁”、“涂贴”,《辞源》中这样介绍泥螺:“即吐铁,宁波出泥螺,状如蚕豆,可代充海错。” 和螃蟹、蚶子、虾等海鲜一样,是慈溪人家里的日常小菜。但因为慈溪有着长达60余公里的海岸线和沿海的大片油质泥滩,特别适合泥螺的生长。

《本草纲目拾遗》有载:泥螺有补肝肾、润肺、明目、生津之功能。

小时候总听家里的老人说,每到农历三月和中秋时节,他们便会专程跑到沿海滩涂去抓泥螺,虽然弄得满身是泥,但一个下午下来,能收获好大一筐。 

抓泥螺的过程也是小时候一件特别的趣事,每次想起来,都会想笑。泥螺是软体动物,很小,加上藏在泥里,很难发现,光是找到就需要很多时间。找到以后就是伸手抓,小时候一发现泥螺,就会兴奋好久,等到反应过来要去抓时,泥螺又不见了。

“吐蛈出兴化、泰兴。有生成极嫩者,用酒酿浸之,加糖则自吐其油,名为泥螺,以无泥为佳。”清代美食家袁枚在《随园食单》里介绍的泥螺的吃法。 

刚抓到的泥螺用海水洗净,拿盐或者提前腌制好的雪蕻菜汁腌制,去掉水分后,浸泡到黄酒里,密封并放到阴凉干燥处。一个星期以后,就可以吃了。最期待的是开罐的那一刻,泥螺的鲜香和黄酒的酔香混合着一齐扑进鼻腔,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深深的吸气,香味顺着鼻腔进到口腔,口水开始不自觉的分泌,赶紧拿起筷子,夹起来直接往嘴里送,也不顾那醉意了。


有人说一个人无论在外闯荡多少年,即使口音有所变化,但故乡食物的味道,是一种强有力的意念,在心中挥之不去。

从小到大,泥螺和霉干菜、豆腐乳、酱瓜、萝卜干一样,是早饭桌上最爱吃的小菜。捞几粒酔泥螺,埋进泡饭里,就着米饭一起吃,请鲜嫩滑,一碗泡饭即刻下肚,沉睡了一晚的脾胃也被唤醒,又被淡淡的黄酒的醇香微酔。这样一顿素淡的早餐,对如今经济富足的慈溪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但很多东西就是那样,它化在平常里,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回味的时候总是最浓烈。所以我们还是需要这些不起眼的小食,为寻常生活保留一丝温情。


和酔泥螺需要腌、浸等多道工序不同,新鲜的泥螺只需简单的烹制就可以。锅内放水,水滚后放入泥螺加入盐,几分钟之后捞出,沥干水分放入盘中,撒上葱花。浇上提熟后的滚油,吱吱啦啦的声音连带着葱油香散开在厨房里,食欲也跟着一起被打开了。

泥螺还可以和梅干菜一起炒,新鲜的泥螺配上腌制晒干的梅干菜,鲜咸浓厚,特别下饭。当然最爱的还是茄子烧泥螺,做法和泥螺梅干菜类似,但茄子本身的茄香,加上它又不避荤素能吸油,和泥螺混合后既保留了泥螺的原汁原味,也让茄子的多了一份鲜味。

尤其是汤,如果说言语有不能到达的时候,我想现在就是,我只能以多吃一碗来表达。


人心和食物的紧密相连,是无法用理智加以说明的。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每天吃的每一样东西都会牵动着我内心深处的某个部分,我的内心就这样和食物紧密相连,连自己也无法控制。


先前在无意间读到的文字,最能表明我对慈溪的泥螺的感觉。它不需要刻意提起,无论我在或不在慈溪,对我来说,它就是慈溪的味道。

待到阳春三月,来一碗泥螺可好?


...END...


品味慈溪

ID:cixilife

优惠 · 资讯 · 生活

让您足不出户感受生活"品味"慈溪

每日发布慈溪最新吃喝玩乐讯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南通水产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