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水产价格联盟

女人如何在婚姻中不受气?这是我见过最现实的答案!

清风小书城 2019-05-15 20:23:32

点击上方 清风小书城 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初秋的夜天已转凉,随着天气一起凉下来的,还有乔之念的心!

乔之念从没想过,那么疼爱自己的父亲会毫无征兆的去世,这个世界终究带走了乔之念最后的温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乔之念坐在地毯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黑丝睡衣的包裹下,露出的肌肤白的几乎透明,清瘦似无骨,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绯红,蝶翼般扇动的睫毛下藏着小鹿一样无辜的眼珠,小巧的鼻子下樱桃似的小嘴微张着,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倒杯水,忽然脚下一晃倒在了地毯上。

楼下忽然传来脚步声,乔之念笑了笑,自己一定是醉了,这个时间,何沐川才不会回来,他不定宿在了哪个温柔乡,而不是回这个阴森如同荒废的家。

可是她想错了,何沐川正一步步走向二楼的卧室,他和乔之念的婚房,结婚三年,他回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

何沐川看见倒在地上的乔之念,厌恶的用脚踢了踢。

乔之念努力睁了好几次眼,眼前人的轮廓逐渐清晰。

“沐川,你回来啦!来陪我喝酒吗?我去给你拿酒杯啊!”

乔之念努力想从地上爬起来。

“等你把这个签了,或许我们可以喝一杯庆祝一下。”

何沐川说着把一份文件扔到乔之念眼前,乔之念一眼就看到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心顿时一冷。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这高等学府的名媛,难道听不懂吗?”

乔之念圆睁着眼死死的看着何沐川,这个自己爱了三年多的男人!她的父亲尸骨未寒,他迫不及待的要跟他离婚!

“哼。”

乔之念苦笑,从地上爬起来坐下,拿起一瓶酒继续喝。

“我要你签字!”

乔之念挑了挑眉,挑衅的看着何沐川。

“何沐川,你做梦!”

何沐川蹲下捏起乔之念的下巴“乔之念,你何苦这样下贱?你嘴里所谓的爱情,就是毫无底线的伤害自己的妹妹然后爬上我的床!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爱你?你够了!”

乔之念看着何沐川,他嘴里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就像一把刀狠狠的扎在乔之念千疮百孔的心上,乔之念咬着唇,狠狠的一把推开何沐川。

“我够了?何沐川,你他妈才够了!我是你明媒正娶回何家的妻子,你娶了我,心里还想着我的妹妹,我和你到底是谁下贱?”

何沐川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挑眉笑了笑。

“明媒正娶啊?你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你爸威逼利诱,我会被家里逼着娶你?心雅会去美国吗?乔之念,你毁了我的人生!”

何沐川怒不可竭的一把把乔之念甩到了沙发上,乔之念的心在滴血,为了何沐川,她学会了洗衣打扫,学会了煲汤做饭,这三年来,家里干净了又脏,饭菜热了又凉,可何沐川就像瞎了一样,什么都看不到,他心心念念的只有她的妹妹乔心雅!现在他要跟自己离婚,是为了去找乔心雅吗?

“何沐川,你也毁了我!没人拿枪逼着你娶我,我告诉你,离婚,不可能!”

 

 

何沐川被乔之念的话激怒,把乔之念从沙发扯到了地毯上,然后野兽扑食一样骑了上去,上下其手的撕扯着乔之念的衣服。

冰冷的空气刺激着裸露的肌肤,乔之念惊恐的望着疯狂的何沐川。

“你干什么?何沐川你混蛋,你放开我!”

“嘘……”何沐川低下头靠近,高挑的眉下眼眸漆黑深邃,手指挡在微微勾着嘴角冷笑的唇间,眉眼之间尽是天地万物都不放心上的不屑,面对这张好看的脸!此刻对乔之念来说简直是一场酷刑!

“干什么?你这个贱人,你不肯跟我离婚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吗?那我就满足你,别他妈假装了!”

何沐川说着已经把乔之念剥光,手指朝她身下探去,异物的进入让乔之念疼的吸了一口冷气,她用尽全力的挣扎着想逃开。

何沐川皱着眉解下领带死死的捆住乔之念推搡着他的双手,随即身下用力一挺,乔之念登时痛的流泪,整个人仿佛被撕裂。

“你放开我,何沐川,你放开……”

乔之念小声的求着,可她的声音淹没在何沐川翻涌的兽欲里,何沐川喘着粗气,在乔之念身上疯狂的冲刺着。

乔之念看着头顶满脸写着情欲的何沐川,这个她从没见过的何沐川,心里充满了绝望,这是她宝贵的第一次,结婚三年,在何沐川想要跟她离婚的时候,被他不在意的蹂躏在身下,眼睛像关不上的水龙头,泪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乔之念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何沐川在她身上起身离开,就像是扔掉一块脏抹布,从始至终,看都不看她一眼。

乔之念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走进浴室,温热的水暖不了乔之念的心,看着脚下被水冲下的鲜红血丝,乔之念心疼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该是这样的!她想象的爱情不该是这样的!她想象的何沐川也不该是这样的!

乔之念痛苦的捂住头蹲下抱紧了自己,她不甘心,何沐川让她痛苦,她也不会让何沐川好过,她不会让他跟乔心雅逍遥快乐!

第二天一早,乔之念回到乔家,她要看看她那个连自己父亲葬礼都没有出现的妹妹是不是回来了。

乔之念拿出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她用力的敲了好久,门被打开,正是她的妹妹乔心雅,长长的棕色卷发衬托下肌肤胜雪,杏眼樱唇,眉眼间尽是风情,说不出的性感妖娆。

“你回来了?”

“当然,乔氏的企业总要有人接手。”

乔心雅说的自然,乔之念听的恨不得上去扇她的耳光。

“乔心雅,乔氏是我爸和我妈一手打拼出来的,你一个父亲葬礼都不参加的不孝女,用的着你大言不惭的来继承吗?”

乔心雅啪的把一份文件扔在地上。

“看好了,用不用的着我!乔之念,这个家是我的,你最好别出现在这儿!哦,对了我的姐姐”乔心雅微微一笑“何沐川,也是我的。”

乔之念听了顿时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乔心雅,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你这个贱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门被乔心雅狠狠的关上,乔之念看着地上的文件,页面上清楚的写着财产公证书五个大字。

乔之念纳闷的打开:自乔之念与何沐川成婚之日起,属自愿放弃乔氏企业全部资产的继承权,乔建豪名下所有资产都由乔心雅继承,特此公证。

她与何沐川成婚之日起!乔之念心中疑惑,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时候父亲做出了不可能的事?这两件事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乔之念去了何沐川的公司找他,被秘书拦了架,她只好在地下车库找到了何沐川的车,偷偷的等在一旁。

直到晚上十一点,何沐川搂着乔心雅走进了地下车库,两个人一路纠缠,最后何沐川把乔心雅抵在了墙上,忘情的拥吻着,何沐川的手不知在乔心雅身下做着什么,惹得乔心雅呻吟出声,何沐川笑着掐了掐她的脸,揽着她快步上了车。

乔之念尾随着何沐川的车径直来到了酒店,在何沐川停车的时候,乔之念一个急转把车子别在了何沐川车前。

何沐川气急败坏的下了车把乔之念从车里薅了出来。

“你疯了吗?你他妈想干嘛?”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老公,你想干嘛?”

不等何沐川回答,车门被打开,乔心雅从车上走了下来,雪白脖颈上刺眼的吻痕刺痛了乔之念的双眼,她恨不得杀了这对奸夫淫妇!

“你说我们干嘛?”乔心雅说着挽上何沐川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都挂上去。

“你们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吗?姐夫和小姨子,你们这样算什么?你们还是人吗?”

何沐川皱着眉不耐烦道“你和我离婚不就不是了!乔之念,该有廉耻之心的是你,你能不能别赖着我了?”

乔之念看着何沐川牵着乔心雅的手,十指相扣,是说不出的温柔。

乔心雅看着愣神的乔之念,巧笑嫣然。

“姐,沐川娶你的原因整个临城都心知肚明,是你这个姐姐抢走了妹妹的男人,现在你竟然来指责我们!你不要忘了,你才是我和沐川之间的第三者!”

乔之念被何沐川和乔心雅的话伤的体无完肤,她就像被剥光衣服扔在人群中,无法逃离羞辱和不堪!

“何沐川,你是瞎了吗?你觉得这个女人是真的爱你吗?如果是三年前她为什么要走?难道我爸会杀了她不成?这也是他女儿!你知不知道三年前我爸把公司的继承权都给了她!她根本就是为了钱,现在你把公司做大了,要上市了,她就又回来找你,你是个傻子吗?你怎么就看不明白?”

乔心雅瞪着眼看着乔之念,两眼红红的汪着一泡泪扑倒何沐川怀里。

“沐川,是爸爸说只要我走就把公司给我的,他强行把我送出了国,还派人看着我,沐川,我不在乎那间公司,如果姐姐喜欢我可以给她,我只要你沐川。”

乔心雅哭着把目光转向了乔之念。

“姐姐,我知道你从小被爸爸疼爱着,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把钱看的比什么都重,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可是我已经有了沐川的骨肉,你能不能把沐川还给我,我求你了!”

何沐川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兴奋溢于言表,他把乔心雅搂在怀里,心疼的擦着乔心雅脸上的泪。

“宝宝?怀孕了怎么不告诉我!不许哭了,小宝宝会不开心,乖,别哭了。”

“嗯……”乔心雅抽搭着,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何沐川转过头对着乔之念。

“乔之念,我告诉你,就算你再赖着不走,这个婚,我跟你离定了!”

乔之念脑袋里嗡嗡作响,不停的重复着乔心雅那句有了沐川的骨肉,她怀了何沐川的孩子?他们,有孩子了?

何沐川揽着乔心雅从乔之念面前走过,乔之念看着乔心雅脸上得意的神情,她知道,自己输了!爱情里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乔之念一个人在家里,一连几天,她不吃不喝的躺在床上,就像一个得了绝症等死的人,她知道,她的爱情已无力回天,她再做什么,都不过是无用的垂死挣扎。

 

 

十一月七日,是乔之念母亲兰桂馨的忌日,乔之念出了门去墓地祭拜母亲,看到墓碑上父亲的名字乔之念瞬间泪如雨下,最疼爱她的人,都早早的离她而去了!

乔之念哭着把鲜花和水果摆在墓碑前,忽然身后被一股力道猛地抱紧,然后有人捂住了她的嘴,一股刺鼻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大脑,几个眨眼,乔之念就昏了过去。

一盆冰水从乔之念的头上淋下,乔之念吸了一口冷气醒了过来,睁开眼,四周堆满了杂物看起来是间仓库,乔心雅正抽着烟坐在她面前。

“是你!你想干什么?乔心雅,你放开我!”

乔之念挣扎着,可是她像只被五花大绑的螃蟹,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

乔心雅站起来,笑着把烟头摁在了乔之念的手心,顿时锥心刺骨的痛传遍了乔之念每一根神经。

“啊!你……乔心雅,你这个……这个贱人,你放开我!”

“乔之念,我劝你趁早给我离开何沐川,三年了,乔建豪把你塞到他手里,他有一刻喜欢过你吗?他碰过你吗?”

乔心雅的话让乔之念想起了那一晚,顿时羞愧和愤怒淹没了她的理智。

“乔心雅,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你们坏事做尽,不会有好下场的!”

“呵呵,被我说到痛处了是不是?”

乔之念咬着牙看着乔心雅“你最好弄死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好啊!来,我们看看,到底谁不放过谁!”

乔心雅示意身后站的几个彪形大汉解开了乔之念身上的绳索。

乔之念捂着手心,想不通乔心雅在搞什么阴谋诡计!乔之念被解开后被人摁住,有一个人走过去开始把乔心雅绑在椅子上。

乔之念不明所以的看着乔心雅,乔心雅诡异的笑了笑。

“你猜何沐川看到这副情景会怎么想?”

乔心雅说着身旁的男人把椅子放倒在地,乔之念清楚的看到,乔心雅的身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鲜血流出,染红了她的裤子和衣服!

“你……你怎么……”

乔之念震惊的张大了嘴,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猛烈的撞击声,身后的几个人瞬间放开了乔之念,对着地上的乔心雅拳打脚踢。

“你们在找死吗?”

乔之念看过去,何沐川正带着一行人冲过来,原来的几个大汉见状赶紧四散逃去,何沐川手下的人想追,被何沐川喝住,因为他看到了设计这一切的那个女人,面露惊恐的乔之念!

何沐川皱着眉跑到了乔心雅身边,解开她身上的绳子,擦着她脸上的尘土,目光触及乔心雅身上的鲜血,他身形一震,转身瞪着乔之念,目光冷的像是两把刀扎在乔之念身上。

“沐川,你来了!我肚子好痛,我们的孩子呢?我们的孩子没事吧?”

乔心雅在何沐川怀里虚弱无力的问道,何沐川皱着眉不知如何回答她,把头转向了乔之念,他走过去捏着乔之念的脖子把她提起,乔之念的脸顿时憋的通红,她说不出话,双手不停的拍打着何沐川的手。

“乔之念,你怎么这么心狠手辣!你还是人吗?她是你妹妹,就算是一个陌生人有人会下的去这样的手吗?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乔之念的手渐渐没有力气,眼皮也不停的抖动着,何沐川一松手,乔之念顿时瘫软在地,她大声的咳嗽着,大口的吸着气,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两个人。

“何沐川,我好好的去祭拜我母亲,是这个女人把我绑到这儿的!她流产跟我有什么关系?何沐川,你为什么就那么相信这个女人,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你当我是瞎了吗?难道说心雅她自己弄死了自己的孩子?这样拙劣的谎话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是啊,他是瞎!可是乔之念百口莫辩,何沐川心里只有乔心雅,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乔之念死死的瞪着何沐川。

“是我,我就是恨毒了她,我就是要弄死你们的孩子,你能把我……”

一个耳光狠狠的把乔之念打躺在地,不知道是不是何沐川的力气太大,乔之念疼的挣扎了几次都没法从地上爬起。

“如果心雅和孩子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何沐川抱起乔心雅匆匆朝外跑去,留下疼的支离破碎的乔之念,乔之念看着何沐川的身影,知道了什么叫做心如刀割,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连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

乔之念以为命运最惨也不过如此,可残忍的现实总是杀的她措手不及。

咖啡馆里,乔心雅把一堆照片摔在了乔之念的脸上,乔之念看清了上面赤身裸体的两个男女,主角正是自己!乔之念顿时万念俱灰。

“我最后问你一次,到底跟不跟何沐川离婚?”

乔之念绝望的闭上双眼,不敢再看那些画面,她知道,自己无路可走了!

“我会跟他离婚,照片……”

“我会连底片一起交给你。”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乔之念踉跄着逃出房间,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身边行人的注目在乔之念眼里都变成了讽刺和嘲笑,她捂着头,拼了命的想逃离这一切。

乔心雅看着乔之念慌乱逃走的背影,她知道她牢牢的抓住了乔之念的把柄,乔心雅知道,乔之念是无论如何也不愿那些照片让何沐川看到的。

果然,第二天,乔之念就把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送到了何沐川公司,自此,乔之念这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何沐川春风得意,商场上任他叱诧风云,情场上心爱的女人回到他身边,而且他还摆脱了捆绑着他的婚姻,就在何沐川快要忘了乔之念这个人的时候,易恒找到了他。

在国外得到乔建豪去世的消息,易恒联系上了乔之念却听到她离婚了!这样双重的打击,易恒不敢想象乔之念是如何承受了下来,当天就订了回国的机票,可是回来后却怎么都找不到她,没办法,他只有找何沐川。

易恒见到何沐川,上前狠狠的攥住了他的衣领,红着眼看着他。

“何沐川,之念刚失去了父亲,你就跟她离婚,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她那么爱你,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打击?现在她失踪了,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她出意外吗?”

何沐川皱着眉一把推开易恒,神色淡然的坐回椅子上。

“你也说了,我跟她已经离婚了,从法律上来讲,我对她没有责任跟义务了。”

“何沐川,刚刚上市不久的商界大亨,抛弃糟糠另觅新欢,你信不信明天我就可以把你送上社会版的头条?你猜你公司那些股东会不会对你这个老板不满意?”

何沐川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他妈想干什么?”

“何沐川,我找遍了临城都找不到之念,她是你的妻子,你比我了解她,三天之内,你最好把她给我找回来!”

“你这么在意她,你喜欢她?”何沐川看着易恒焦急的神情戏虐道。

“喜欢,你不是说了你们离婚了!我不仅喜欢,我还后悔早没有告诉之念,让她嫁给你这个人渣。”

“那好啊,我十分愿意找她回来促成这段姻缘。”

何沐川答应了易恒,他会找到乔之念。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南通水产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