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水产价格联盟

95、【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听读写诵诗书音画 2019-06-30 04:54:45

95、【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一、课程原文


《红楼梦》第75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75回写的是贾珍在他父亲去世期间应该禁止娱乐,但是他在家里面仍然举办夜宴,忽然就听到祠堂里面传出了悲叹的声音。而荣国府贾母和子孙们赏月,贾宝玉、贾环、贾兰要做中秋诗,但是他的诗具体的内容,现存的版本里面没有,因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庚辰本曾经说,还缺着中秋诗等曹雪芹补,但是曹雪芹幷没有补上。所以到底是什么诗句带来了佳谶,就是好的预言,只能我们来管见蠡测一番了。


贾府败落的种种迹象


第74回查抄大观园,查抄大观园之后,惜春把尤氏叫来,宣布和宁府断绝来往,说我请请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坏了我。尤氏很恼火,就叫人把入画带走,赌气就回来了。尤氏从惜春那里赌气回来,要到王夫人那里去,老嬷嬷悄悄的告诉他,刚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带了些东西,不知道有什么机密的事,您现在去不方便。尤氏说,"昨天我听你爷说,邸报上报道甄家犯了罪,抄没家私,调进京治罪,他怎么又派人到我们这里来了?”老嬷嬷就说,他们来的人气色慌张。这里面我认为是埋了一个伏笔.

《红楼梦》不是假做真时真亦假,写到越往后来,越来越真事要露出来了,现在先被抄家的就是甄家。而甄家和贾家是老亲,现在甄家被抄,又送了一些东西到贾家来,这就是转移财物。这会不会成为贾家被抄的原因之一呢?


尤氏就只好到李纨这来了。尤氏见了李纨不像平时那样的和蔼可亲,只是呆呆地坐着。李纨就问,你是不是饿了,就叫丫鬟给她准备点心。李纨就说,我这有好茶面子,兑一碗你喝吧。跟着尤氏来的丫头媳妇就说,奶奶今天还没有梳洗,是不是在这儿洗一洗。李纨就叫素云拿自己的梳头洗脸的东西来。素云把自己的脂粉拿来了,说我们奶奶就没有这个,奶奶不嫌脏就用我的吧。李纨说我没有你就该往姑娘那里去取,你怎么拿出你的来了?下一步又写到,叫尤氏洗脸的时候,小丫头只是弯着腰捧着。


尤氏的丫鬟就说,奶奶不过待我们宽点,在家里不管怎么样,你就得了益,你在外面当着亲戚也随便了。小丫鬟炒豆儿在家里很随便,奶奶洗脸的时候,她弯着腰捧着,按说她应该跪下。尤氏这时候发表了一番评论,"我们家上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李纨一听说就知道查抄大观园的事了,问"谁作的事够使了?戈氏说,你倒问我,你是病着死过去了?"还没说完,有人来报告,宝姑娘来了。


宝钗来干什么呢?宝钗要搬出去。找了一个理由,说我们奶奶身上不自在,家里两个女人也有病,我现在要出去伴着老人作伴儿,应该去回老太太、太太,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跟大嫂子说一声吧。李纨一听说,就瞅着尤氏笑。尤氏也瞅着李纨笑,就知道,薛宝钗这是要躲出大观园了。因为她住的地方虽然没有被抄检,但是薛宝钗是非常擅长保护自己的人,她不能在是非之地受到一点儿损害,所以她要马上搬走。


正在这里说着,湘云、探春来了。薛宝钗就说她要搬出去,探春说,"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好了也别来了,尤氏说你怎么撵起亲戚来了。探春说,"别人撵还不如我先撵,亲戚好也不必要死住着才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探春这是把贾府里面鸡争鹅斗,亲骨肉之间互相残杀的状况给说出来了。然后探春就说自己打了王善保家的事。尤氏看到探春已经说出来了,就把惜春的事也说出来了。探春说,今天一早不见动静,打听王善保家的怎么样了,说是挨了一顿打。然后说,"这种掩饰谁不会做。"这个三姑娘是太厉害了。


尤氏告别了李纨,到贾母这儿来。贾母歪在榻上,王夫人听到甄家被抄家了,告诉贾母,贾母很不自在。实际上甄家的抄家就是贾家抄家的先声。当然贾母是不会想到的。贾母不是生活的中心就是要吃得好、玩得好。她就说,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了,咱们商量咱们八月十五赏月。不管人家的事,实际上人家的事就是自己的事的先声。在这说着话,就要给贾母准备饭。


贾母说,以前咱们家各房里都孝敬我的菜,以后就免了,咱们不比以前了,不比以前辐辏的时候了。什么叫辐辏?就是家道兴盛、人丁兴旺。贾母嘴里面说出来,这个分量就不一样了。因为贾母是宁国公、荣国公这两个开创贾府先业的当家人。她现在说不如辐辏的时光了,那就是我们的家道越来越由盛而衰了。鸳鸯就说,叫他们别送,他们不听。这就叫宝琴他们这些人都让了让长辈,归坐,探春也坐下去吃。贾母就说,有稀饭吃点吧。尤氏就给她端过碗来,是红稻米粥。贾母就。说,"把这粥送去给凤哥儿吃,把这碗笋和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人吃,把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贾母心里面最要紧的仍然是这几个人,凤姐、黛玉、宝玉,而且她把黛玉和宝玉一块送,这是很有意思的。这个老太太等于再一次向别人暗示,我就是要叫二玉成一家。


贾母自己吃完了,尤氏坐下吃,这个时候,竟然没有红稻米饭了。尤氏吃的是白米饭。贾母就说,你们怎么能盛这个饭给她吃?丫鬟们回答,老太太的饭吃完了,今天添了个姑娘,所以饭不够了。鸳鸯说"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富余都不能。王夫人就说,这两年旱涝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这几样细米就更艰难了.贾母说,"这可真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


这一段闲谈,就说明连贾母吃的东西现在都得可着头做帽子了,多做一点儿都没有了。为什么呢?因为旱涝不收,就像前几回写的,乌进孝所汇报的,现在好多庄子都告了灾了。


尤氏陪着贾母说话,到了晚上,贾母说你走吧。尤氏回到她的宁国府,她看到,大门的獅子下面看到放着四五辆车,这是干嘛呢?原来这都是到宁国府来赌博的。贾珍这个坏蛋,他死了爹,他要守孝,他竟然在家里设起赌场来了.而且外面的人,四五辆大车,很多的灯笼在那里照着。大家就跟尤氏说,你看,坐车的这么多,骑马的还不知道有几个呢,也不知道这帮人娘老子挣下多少钱叫他们这么开心。


贾珍真是无恶不作,他都开开赌局了。贾珍是在天香楼设下箭靶子,假装让大家在这里练箭,叫贾蓉做局家,把那些世家公子都请来,这都是有钱的人家,都是一些斗鸡走狗,寻花问柳的纨绔。每天轮流作主,天天宰猪割羊,寻欢取乐。而荣国府的那两位老爷不知道是借练箭为名在这赌,还说这是正理,我们不就是武荫出身的,我们既然文误了,武事也应该习一习,就派了贾环、贾琮、宝玉、贾兰,也跟着过来学射箭。其实射箭是个表面文章,贾珍晚上要抹骨牌,渐渐的一天一天的赌博就胜于练箭了,公然就夜赌起来了。而邢夫人的弟弟邢德全,加上薛幡都喜欢,这帮人就上这里来,整天晚上赌博。而服侍的是外面请来的娈童。那个时候是社会风气,这就是一些男妓,娈童打扮得粉妆玉琢。尤氏就悄悄地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这些赌博的娈童和薛幡和邢大舅,说了一些很圬秽的话,都叫尤氏给听见了。贾府的败落通过尤氏的视角写出来了。


因为尤氏听见邢大舅说到他自己的姐姐邢夫人,他说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小,我家里姊妹三个人,只有您的伯母,就是贾珍的伯母,她年长出嫁,她就把家私给带过来了。我们邢家的家私竟然到不了我的手,我是有冤无处诉。尤氏这么一听,就悄悄地跟她的丫鬟说,"你看北院的大太太的兄弟还抱怨她,她亲兄弟都这么说她,可怨不得这些人了,’到第二天,贾珍就准备赏月了。


贾珍赏月按说他是居丧,你既不能赌博,你也不能摆宴会庆中秋,这是最起码的一个规定。我写过一篇文章叫《祖父》,我在那篇文章里面开头就写,我从小恨我的祖父,为什么呢?我们家里不过中秋节,因为我的祖父就是在黛945年日本投降,日军的败兵撤离青州的时候,在我祖父的院子里大呼小叫,把老人家吓病了,他去世了。他去世是在八月十五,所以我们家从来不过中秋节。


而《红楼梦》里面贾珍也是不应该过这个中秋节,因为他还居丧。但是他就摆上宴会,煮了一口猪,一腔羊,摆上果品,带着妻子,带着小老婆们,赏月做乐。他还不分上下,叫他的几个小妾都和他的正妻一块,坐在一张桌子上,猜拳行令。喝得高兴了,就叫他的那些小老婆们,一个吹箫,一个唱曲很高兴.一直喝到三更时分,忽然听到墙下有人长叹之声。大家都听见了,都很害怕。贾珍就说,谁在那里?尤氏说,墙外面家里人?贾珍说这个墙四下没有人,这是挨着祠堂的。他刚说完了,听见一阵风声,恍惚闻得祠堂内隔扇开合之声,只觉得风气森森,比先更觉冷瑟起来,月色惨淡也不似先明朗,众人都觉毛发倒竖,贾珍的酒醒了一半。这就是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这一段很像是《聊斋志异》的文字,写得很神秘,还有点恐怖,又有点像推理小说一样,叫你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叹息。所以大家就大显身手了。红学家们,甚至作家们,就在那里分析,这是谁在那里叹气呢?有的人就说这是秦可卿在那叹气。而我觉得,曹雪芹不写之写,是宁国公在那儿叹气,在那儿叹息这一帮子败家子。


赏中秋新词得佳薄


贾珍第二天就到荣国府来,贾赦贾政都在贾母那里坐了说话,到了晚上贾母就要去赏月了,大观园里面吊着羊角大灯,嘉荫堂前面焚着斗香,秉着风烛,摆着各种瓜饼,邢夫人这些女客都在里面等着了,铺下毯子,贾母盥手上香。贾母就说,赏月在山上好,就到山脊上的大厅上去赏月。这一次贾母扶着人上山,王夫人说坐竹椅子上去吧。贾母还说,这么平缓,疏散疏散筋骨吧。


这个山庄桌椅的形式都是圆的,要取个团圆的意思,其实团圆不团圆,不在于你用一些什么物,而在于你家族内心。贾母就在中间坐下来了,左边坐下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右边坐下贾政、宝玉、贾环、贾兰,这么多男的都坐下,只坐了一半。贾母说,常日倒不觉得人少,今天看来咱们人也不多。今天人太少了,要是再去叫几个,他们都是有父母的,都去家里应景,不好来,那就叫女孩都坐那边吧。她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平时我们倒挺多的,像薛姨妈带着她的几个人,但是现在是中秋团圆节,人家都得回家过节,人家都得回家去应景,那就把女孩们都叫出来吧。迎春、探春、惜春就出来,贾琏、宝玉等就赶快把座位让给这些姐妹们坐了。


这个中秋节就和以前过得不一样了,贾母说,折一枝桂花来,叫个媳妇在后面击鼓传花,传到谁的手里面,谁就说个笑话。鼓声敲着这个花在众人当中转了两圈,恰好就停到贾政的手里边了。曹雪芹真是会做小说,贾政不是一个特别一本正经的人吗?贾政当着自己的儿子、孙子,叫他说笑话。大家就猜想他能说什么笑话?大家就悄悄的你扯我一把,我掐你一下,听听看老爷说什么笑话?贾政居然说了一个什么笑话呢,我觉得曹雪芹调侃贾政也是调侃得有点过了头了。


贾政你应该说一个像竹林七贤里面,那些非常风雅的笑话,你说一说苏轼和和尚之间开玩笑的有趣的笑话,你应该都知道,但是他不说。他说了一个,一家子有一个人怕老婆,最后怕到要给他老婆舔脚跟。因为贾政说到这个怕老婆的人为什么要给他老婆舔脚跟呢?因为老婆撒泼,嫌他在外面喝酒,就说你舔舔我的脚跟吧。他就要吐,老婆就要揍他,他这个男人就跪下说,不是奶奶的脚脏,咋晚多吃了黄酒又吃了几块月饼,现在有点做酸。贾母就笑了,贾政就倒了一杯酒送给贾母,贾母说,那就拿烧酒来,别叫你们受罪。因为贾政说的那个笑话是多吃了黄酒,贾母就凑趣说拿烧酒,别叫你们受累.大家都笑了.


再传花,传到了宝玉,宝玉看到老爹在这,不敢说,就说我还不如做首诗吧。贾政就难为起自己的儿子来了,说你要做诗,就做个秋字,而且不许用冰、玉、晶、银、彩、光、明、素,你要好好写,我看看你这几年用功用得怎么样.贾宝玉就写了,贾政看了点头不语。贾宝玉写了个什么诗,曹雪芹这次没写上,后来就没补上了。贾政就赏了自己带回来的扇子。贾兰一看,贾宝玉受了奖赏,也要做首诗,他写的诗,曹雪芹也没有写下来,贾政也赏他。


大家就再行令,击鼓传花,在贾赦手里边停住了。贾赦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简单的说,就是一家子人里面,有个母亲得了心痛病,她请了一个针灸的老婆子来,这个老婆子去给她针灸。老婆子说,不用针心,针肋条就是了。她儿子说,肋条离心很远,怎么就能好呢?老婆子说,你不知道,天下父母偏心的多呢。大家都笑了。贾母也不能不喝半杯酒。然后就说,我也得这个老婆子扎一针就好了。贾母多么聪明,发现自己的大儿子说个笑话就在讽刺自己偏心。贾赦就赶快给她娘把盏,贾母也不好再提了。


这次再击鼓传花,传到贾环手里面了。贾环也做一首诗,贾环的诗也是一挥而就。贾政看了很稀罕,这个小子居然也写诗写得这么快了,但是他的词句当中带着不愿意读书的意思。就说:可见是弟兄了,你们两个都是哥哥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以为曹唐再世了。你们都不愿意读书,你们都想当诗人。说得贾赦他们都笑了,贾赦就把贾环的诗要过来看了一遍。贾环写了一个什么诗呢,我们也不知道,因为曹雪芹没有传下来。


贾赦就说,"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就回头吩咐人,拿着自己好多的玩意来赏给贾环。


我看到这个地方,我就觉得曹雪芹这个作家太棒了,我们山东有句俗话,叫王八瞅绿豆瞅对了眼了。贾赦居然就欣赏猥琐不堪的贾环,可见他们都是一丘之貉。他不光这样夸奖他,这已经够奇怪了,他还拍着贾环的头说,“以后就这么做,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守着贾母,贾母不是把贾宝玉当成心肝宝贝,不是整个贾府的人认为贾宝玉毫无疑问将来是荣国公的继承人。贾赦就故意守着贾母,守着贾政,当然也守着贾宝玉,说贾环将来要继承这个世袭的爵位,他这不是杀他妈妈的风景吗。


这里面,红学家们,以及我觉得特别遗憾的,就是曹雪芹关于中秋的这几首诗,贾宝玉是什么诗,贾兰是什么诗,贾环是什么诗,都没有传下来。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当中就说,曹雪芹应该把这个诗补上,等着他补,但是曹雪芹后来就去世了,他就不可能补上了。这样一来,就可以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研究的余地。


回目当中,赏中秋新词得佳谶,那就是这三个人写的诗里面,预示了将来的一个好的结局。什么结局呢?是不是贾兰的诗里面,预示着他将来要飞黄腾达?这可以算是一个佳谶,未来的良好的预言。而贾赦和贾环来了一番如此老少非常合拍的一段描写,是不是贾环的诗预示将来真是他要取贾宝玉要代之呢?那样一来,赏中秋新词得佳谶就成了反讽了。因为曹雪芹的后几十回丢了,也因为曹雪芹生前就没有把75回应该写上去的贾宝玉、贾环、贾兰的诗补上,这就非常遗憾了。


曹雪芹生前,他自己除了《红楼梦》之外,他留下来的诗,只有两句,"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就是说看到这个剧,如果白居易看到了,他会叫自己的小妾装扮出来演唱,就这两句话诗。而曹雪芹的诗写得特别好,所以脂砚斋等人认为,曹雪芹要写《红楼梦》,他就是想编一个小说故事,把自己写的这些诗全都插进去,他要用这个故事来传他的诗。所以我们《红楼梦》当中,我们就看到林姑娘的《葬花吟》、《题帕诗》、《桃花行》,我们就看到,薛宝钗的《螃蟹吟》、《柳絮词》,遗憾的是,中秋诗就没有传下来。这个本来对小说整个的结局应该有一定提示作用的诗,就失传了。


贾政听说贾赦竟然说贾环将来可以世袭前程,就赶快劝"不过他胡诌如此,哪里就轮到后事了。"又行了一会令,贾母就说,你们去吧,外头还有那些相公候着,不要忽视了他们,你们散了,我们再多乐一会儿,也就歇着了。贾赦这些人就告辞了,就带着这些男孩们都出去了。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也叫月夕,中国人习惯在中秋之夜用瓜果月饼敬天供月,团聚宴饮赏月。南宋吴自牧的《梦梁录》卷四《中秋》记载八月中秋节,各个阶层的人都出来赏月、金吾不禁:"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又谓之月夕。此际金风荐爽,玉露生冻,丹桂飘香,银蟾光满,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圆子女,以酬佳节。虽陋巷贫窭之家,解衣市酒,勉强迎欢,不肯虚度。此夜天街卖买,直至五鼓,玩月镞人,婆娑于市,至晓不绝。盖金吾不禁故也。”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写到中秋节甄士隐邀请贾雨村到自己家过中秋节,"当时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弦歌,当头一轮明月,飞彩凝辉"这是写一舷人家过中秋节的盛况。贾雨村写出"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预伏着这个野心家未来飞黄腾达。《红楼梦》写节日往往和人物个姓命运联系在一起。中秋节到了《红楼梦》。完全变了原有的团圆吉庆意味。


第75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和第76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写了这个本来钟鸣鼎食诗书翰墨之家中秋佳节,月圆人不圆,鬼怒人也愁。预示出这个百年豪门运数快尽。王熙凤查抄大观园后得了血崩症,不能理事;节前传来江南甄家被抄家消息,预示贾家命运;中秋前一天,贾珍领妻妾开宴会,祠堂里传来叹息声,所谓异兆发悲音;中秋夜贾母感叹人少,是树倒猢狲散先兆;凤姐病倒不能陪着贾母过节让老太太开心,酒席上击鼓传花说笑话,贾政讲个怕老婆、给老婆舔脚跟的笑话,令人恶心;贾赦讲个母亲偏心的笑话,贾母怀疑讽刺自己,很不高兴。贾母的乐事不再,贾府的灾难将临。

我们今天先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二、知识点补充


1、谶:秦汉间巫师、方士编造的预示吉凶的隐语。指将要应验的预言、预兆.


2、邢德全:《红楼梦》小说人物。首次出现在小说第六十四回,邢夫人胞弟,邢岫烟之叔。他只知以吃酒赌钱、眠花宿柳为乐,手中滥漫使钱,待人无心,呆气十足,人称“傻大舅”、他常与贾府不肖子弟鬼混在一起,吃醉了就胡吣乱嚷,一次在贾珍处与薛蟠"抢新快"输了,气得直拿娈童出气,被众人三言两语劝住后,又大怨其姐之啬克。


欢迎关注听读写诵诗书音画



Copyright © 南通水产价格联盟@2017